疯狂的石头

片子里的石头并没有疯狂,当然石头这样没生命的物体没有办法疯狂。

围绕石头的人确实是非常的疯狂。

我最近倒是非常的疯狂,应该是由来已久的疯狂,去STANFORD?就我这样的人?我有什么资格可以进去?虽说人家录取方式不拘一格,但至少要有所长的吧.

我已经分心了,说好10月前要把CCNP搞定的,可按现在的状态我能搞定吗?自从毕业后就没有在努力过,每天似乎在混日子,能偷懒就偷懒。按这样的情况下去,我离废人的距离不远了。我想做什么我自己也都不知道的。没有目标就没有动力。

每天下班后去做试验吧,不然真的要荒废了,就算以后要考CCIE还是要这些试验的,一个好的CCNP的水平就是CCIE。好了,STANFORD还是很远,但是CCNP和CCIE很近。考完之后会跳槽吗?

我的未来真的是死吗?

一次搞笑的面试经历

面试了也有10多家单位了总共。不过这次实在是十分的搞笑了。

去的时候由于突然T公司已经打我手机答应我的薪水要求,所以去X公司的时候我就已经非常轻松了。X公司同样也是商务楼,当然跟T公司的那个无法比的。进去了应该是什么经理吧。

好了,是个女经理,然后就问我来干吗的?

我答:“我是来面试的。”

经理问:“面试什么的?”

我想了下,实在不知道投的什么职位,于是只好回答“不知道。”

经理说:“那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答:“XXX”

经理说:“那你把这台机器弄上网。再把网络打印机安装下。”

然后我问她要了路由器的地址什么的,敲了点命令就OK了。她只在旁边一愣一愣的看着。这种路由器真是玩的都不想玩了。

看我表现的不错就让我进她办公室,一进去就感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我脱口而出说好热啊,她总算把空调开了。老规矩问我为什么离开原来的公司,我就大大的说了一通。然后她介绍了下她们公司,原来是代理NOKIA防火墙的,而且面对的是电信的,看来是属于比较有门路的公司。

所以我问就问:“那你请我来做什么的?是不是做nokia防火墙的售后的啊,这个我比较感兴趣。”

她说:“你不是做这个的,这个有NOKIA防火墙的公司做的,外面20多台电脑看到哇?你就是来保证这些电脑能够正常使用。”

我说:“哦,经理啊,那样太无聊啊,原来公司就是因为太无聊了才。。。。。。”

经理说:“好了,这个东西一般不会出问题的呀,好了,今天就谈到这里了。”

88888888

德国人走了

高举进攻大旗的德国人被意大利人赶走了,可笑的是意大利人也是在4前锋的时候才绝杀了德国人。

这届世界杯似乎都是这样,只要破釜沉舟 一下,跟希丁克一样换上所有前锋上去,那样胜利对他们来说是唾手可得的了,希丁克失败给意大利人就是因为他的保守才这样的。同样,阿根廷也是在1:0领先 后保守的换下里克尔梅这样的战术大师才最后导致失败的,当然如果他们赢了或许有人又要跳出来了说保守是必要的等等。

可以说我是跟反保守的人,我讨厌墨守成规。那样不适合我,那样会使人非常压抑,没有一点创新。希丁克可以说给整个足球带来了变革,我们可以发现从以前的4前锋,到现在很多球队的单前锋。这样真的很让人失望。没有一点激情了,大家都等在后面让人进攻好了。

当我们回忆往事

不因碌碌无为而悔恨。

有人说我从小到大每一步都走的很轻松。表面似乎是这样。可中考和高考的挫折对我还是不小的打击。但是我从没有后悔过,虽然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的话我肯定不会走现在的道路,当然也不会认识这些好兄弟。

现在毕业了,第一份工作是做运行维护的。主要是LINUX集群的架设和维护,工作很轻松,没有什么挑战性,于是我辞职了。虽然有一点冲动,虽然有一点是看着人家工资那么高,而我却那么低的红眼病。但是大体我还是清楚的,我不喜欢这样的工作。

可以说其实我是个工作狂,我可以通宵加班加点的干,这个从完成大学的毕业设计中可以窥见一二。

想着未来,我到底是想要做什么?网络安全似乎永远的终点。可当中怎么走我并不知道。继续按着CCNA,CCNP,CCIE,CCSP这样的路走吗? 这样走需要找点什么工作?我不是很清楚。

今天我辞职了

做的没有意思就这样辞职算了。整天坐在那里无所事事,我可是还刚毕业,不能这样虚度年华的。狠一下心就走人了,说给人家听,大家都说我这个人就是冲动。一班人都是先找好后路再走人的。

我的一辈子几乎就没有什么后路。每次都是把自己置之死地的,但是基本也没生过,但都是接近生了,或许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我这个人就是对于容易得到的东西不珍惜,而很难得到的东西却很珍惜。这个不是根据价值来判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