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博归来

 从世博会归来也快2周了,但是因为世界杯的缘故,一直没有放上照片。现在一并贴上,废话不多说了,因为排了4个小时的队就仔细看了德国馆,其它馆就外面看了看。 这个是在等待入场呢,还好加了顶棚和洒水装置,不然还没进场估计有些人就要吃不消了
 

排队无聊互相对拍呢


终于过安检了,老妈等着大家呢


中国馆就在眼前
 

伯母说香港馆的小兔子很好玩。
 

坐车路过联合馆
 

泰国馆外面看着不错,不知道里面如何
 

匈牙利馆外面看着也不错,而且排队也长
 

爱尔兰和土耳其馆,里面有卖土耳其冰激凌,25块钱一个,味道不错
 

这是德国馆排队最外圈的队伍了,我就要从他们后面开始排起
 

排队时候还能看看对面英国馆,象个刺球
 

排在最外面的优势是有时候可以看到彩排的队伍
 

小朋友们排5个小时可吃不消阿,还是大家一起坐着吧
 

终于排进大棚子里了,远看还是无边无际的队伍阿。
 

游行队伍过来了
 

看到对面瑞士馆,说明你已经排了3个半小时了
 

看到这里说明已经4个小时了
 

在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入口处了,我已经从早上10点排了4个半小时了(9点进园,需要排队1个小时)
 

进去一开始就是一个摇篮,都是旅游广告,不过看着都比较特别,看我妈和伯母乐的
 

伯父可要跟老外来点合影
 

宝贝跟我妈的合影
 

这个不是柏林动物园的北极熊可努克


终于从室外到室内了快
 

蓝色的时光隧道
 

伯父伯母2个阿凡达
 

后面是德国城市的介绍了,主要是老龄化
 

德国香肠,后面的大妈看我们家宝贝呢
 

德国制造产品一小览
 

重力星球,德国人很会玩噱头
 

一个女大亨来了
 

我爸开始指点江山了要
 

跟少数民族小姑娘照相
 

天上西藏
 
Advertisements

ubuntu one突然无法同步联系人了

搜索了很多,以为是自己的ubuntu有问题,还是10.04版本有BUG导致无法同步,但是查看日志也是正常的,ubuntu one也是正常状态。

今天找了很多来到了官方网站终于找到原因了。

https://wiki.ubuntu.com/UbuntuOne/Status#Contacts

Monday, May 17, 2010: 585530 Sync between your desktops and the cloud continues to be disabled as we rollout database server improvements to stabilize.

Monday, June 7, 2010: We are in the process of migrating customers to the upgraded database server environment. We will re-enable desktop sync for this service when we have migrated more customers. Sorry for the delay. 算了,等它自己突然好吧。 —————————————————————————— Best regards Timo Seven blog: https://zauc.wordpress.com #####请翻墙浏览,或者指定hosts到74.200.243.252####### twitter: http://twitter.com/twitter UNIX System Admin

{转}假如八九民运成功/王丹

1989年6月的民主运动

谈到六四,我最常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假如八九民运成功,会是怎样?尽管历史已经发生,不能假设;但是这样的问题从来没有中断过,所以我还是想谈谈自己的看法。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就要定义什么是八九民运的“成功”。外界对八九民运最大的误解之一,就是“如果你们上台,就会比共产党更好吗”这类的质疑。这个冠冕堂皇的质疑其实完全是一个假问题,因为八九年的学生从来没有提出取代共产党,我们自己上台的主张,而且不管八九民运最后如何发展,也根本不可能出现所谓学生领袖成为国家领导人这样的事情。有些人拿这些莫须有的推测作为现实中的质疑理由,然后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评判历史,这是极大的荒谬。

成功,指的是达到目的。八九民运的政治主张最早是在1989年4月18日由包括我在内的学生代表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信访局领导的时候提出的所谓“请愿七条”,包括正确评价胡耀邦同志的是非功过,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为在运动中蒙受不白之冤的公民平反;公布国家领导人的年薪收入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允许民主办报刊,新闻自由,限期解除报禁;增加教育经费等等。在运动发展过程中,陆续有更多的政治主张出现,但是大致的范围也与上述“七条”有类似之处。但是我认为,如果要确认什么是八九民运的成功,还是应当以5月13日学生绝食提出的两个条件作为权衡标准,因为绝食导致学生运动转化为全民民主运动,之后全国的声援力量都集中在要求政府接受学生的绝食要求上,因此,假如八九民运成功,那么就意味着,政府最终接受了绝食学生的两个要求。

这两个要求是:第一,要求政府迅速与北京高校对话代表团进行实质性的,具体的真正平等的对话;第二,要求政府为这次学生运动正名,并给予公正评价,肯定这是一场爱国民主的学生运动。

因此,讨论“假如八九民运成功”这个问题,就是要讨论,如果政府开始与学生对话,并肯定了学生运动的爱国性质,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我认为,最大的影响会是以下三个:

第一,如果八九民运成功,以赵紫阳为代表的党内改革派的力量势必得到巩固。众所周知,赵紫阳是中共高层领导中最倾向于市场经济改革的,也是最具有开放意识的领导人。如果赵紫阳进一步拥有决策权力,在经济改革上,他应当会引导中国进行更加深刻的市场化改革。这个趋势,从1988年开始推动《破产法》就可以看出端倪。换句话说,如果八九民运成功,中国不仅不会陷入混乱,相反的,会使得经济改革的步伐更加坚决。

第二,如果八九民运成功,早在1988年就开始启动的政治体制改革自然会在民意的强烈支持下顺利推进,这尤其包括新闻自由的部分。也就是说,经济改革的推进,就会在一个有良好的舆论监督的环境下进行。今天即使是中共,也承认只有加大舆论监督的力度,才能有效遏制弥漫全国的腐败现象;那么,如果言论自由早在1989年就开始拓展,腐败就不会象今天这样使得中国的机制病入膏肓。

第三,如果八九民运成功,就开启了政府与社会对话的先例。事实上,中共十三大的政治报告,在鲍彤的主导下,已经确立了以社会协商对话 作为改革的重点的方向,而学生提出对话,正是呼应这样的政治体制改革主张。今天的中国,政府与人民同心同德的景象已经一去不复返,人民对政府的信任荡然无存,这是很多社会矛盾最后都采取激烈的方式呈现的主要原因。在改革进入到政府与社会进行利益博弈的阶段,社会稳定的根本保障就是政府与社会能够有对话的管道,双方才能齐心合力确保转型的平稳进行。台湾的经验就是最好的借鉴。因此,如果八九民运成功,可以想象的是,改革的社会环境会更加稳定。

当然,假如八九民运成功,对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诸多方面的发展,会有更多更加深刻的影响,但那是需要时间来慢慢展示的。至少,以上三点是我们在短期内可以预测的趋势。简单讲就是,假如八九民运成功,中国会更快地进入市场经济发展的轨道,而那样的经济发展会是在一个政治搞个的框架下进行,而民主化的推进会相应减少今天出现的严重的社会不公的问题。这样的社会发展,也会是在政府与社会不断对话的过程中进行的,这将有助于一个公民社会的成长壮大。那样的一个中国,难道不是我们更乐于见到的吗?

一九八二年「十二大」政治報告中也提出要「繼續改革和完善國家的政治體制和領導體制,使人民能夠更好地行使國家權力 …… 」

一九八六年鄧小平重提政治改革,並要求在次年舉行的中共「十三大」上把政治改革的問題提出來。為此,專門成立了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由趙紫陽、胡啟立、田紀雲、薄一波、彭沖五人組成。下設辦公室,負責日常工作,由鮑彤、嚴家其、賀光輝負責。

在趙紫陽、胡啟立、田紀雲、鮑彤等黨內改革派的積極推動下,政治體制改革的調研與探討取得了不少成果,主要體現在一九八七年召開的十三大的政治報告中。

趙紫陽在十三大報告「關於政治體制改革」中,首次提出了七項具體內容:(一)實行黨政分開;(二)進一步下放權力;(三)改革政府工作機構;(四)改革幹部人事制度;(五)建立社會協商對話制度;(六)完善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若干制度;(七)加強社會主義法制建設。這七項若能真正實行,中國可能就會是另外一番景象了。但「六四」一聲槍響,政改從此被打入冷宮。鄧小平在「六四」之後曾說「十三大報告一個字也不能動」,果然一個字也沒有動,都停留在紙面上了。

此後的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都重申要搞政治改革,但一點像樣的實際措施也未施行,不過是裝潢門面而已。不用說,十七大報告也少不了關於政治改革與黨內民主的論述,但鑒往知今,說說而已,當不得真的。

據《北京日報》去年十二月十八日報導,中央黨校公布的一份調查顯示,只有百分之八左右的領導幹部關注政治改革,而百分之六十七點九的官員認為「保持社會穩定」是最重要的事情。新加坡《聯合早報》評論員文章指出「多數領導幹部對與政治體制改革缺乏熱情並不奇怪,因為政改將不可避免地觸及他們手中的權力和既得利益。事實上,中國的政治改革步履蹣跚並不是因為人們對中共理論有什麼樣的堅持,而是缺少當權者的擁護和推動。」

「缺少當權者的擁護和推動」,一語道出了今日中國政改舉步維艱的癥結。大多數官員只關心自己的既得利益,攬權撈錢,還要在「社會穩定」的旗號下,動用國家公器鎮壓民間維權力量,縱使個別領導人良知尚存,「仰望星空」,意欲補天,安可得乎?
——政改沒戲唱團派崛起有隱憂◎張祖樺
一、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意义

十三大报告:

经济体制改革的展开和深入,对政治体制改革提出了愈益紧迫的要求。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过程,应该是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过程。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最终取得成功。党中央认为,把政治体制改革提上全党日程的时机已经成熟。邓小平同志一九八○年八月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所作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是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指导性文件。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改革的目的,都是为了在党的领导下和社会主义制度下更好地发展社会生产力,充分发挥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也就是说,我们最终要在经济上赶上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在政治上创造比这些国家更高更切实的民主,并且造就比这些国家更多更优秀的人才。要用这些要求来检验改革的成效。我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基本政治制度是好的。但在具体的领导制度、组织形式和工作方式   上,存在着一些重大缺陷,主要表现为权力过分集中,官僚主义严重,封建主义影响远未肃清。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就是要兴利除弊,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十七大报告:

扩大社会主义民主,更好保障人民权益和社会公平正义。

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政治体制改革作为我国全面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随着经济社会发  展而不断深化,与人民政治参与积极性不断提高相适应。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政治发展道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坚持和完善人  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不断推进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
二、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

十三大报告:

改革的长远目标,是建立高度民主、法制完备、富有效率、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这是需要长期努力才能实现的。

改革的近期目标,是建立有利于提高效率、增强活力和调动各方面积极性的领导体制。

十七大报告:

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坚持正确政治方向,以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为根本,以增强党和国家活力、调动人民积极性为目标,扩大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发展社会主义政治文明。

公民政治参与有序扩大。依法治国基本方略深入落实,全社会法制观念进一步增强,法治政府建设取得新成效。基层民主制度更加完善。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能力显著增强。下午7:15删除撤消删除举报垃圾留言非垃圾留言
三、当前政改的任务

十三大报告规定了七个方面,加上“在改革开放中加强党的建设”部分中提到的党的改革,实际是八个方面。它们是:(一)实行党政分开;(二)进一步下放权力;(三)改革政府工作机构;(四)改革干部人事制度;(五)建立社会协商对话制度;(六)完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若干制度;(七)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八)在改革开放中加强党的建设。

十七大报告中规定了六个方面,加上专门在“以改革创新精神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部分提到的党内民主建设一段,实际上是七个方面。它们是:(一)扩大人民民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二)发展基层民主,保障人民享有更多更切实的民主权利;(三)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四)壮大爱国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五)加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建设服务型政府;(六)完善制约和监督机制,保证人民赋予的权力始终用来为人民谋利益;(七)积极推进党内民主建设,着力增强党的团结统一。
“我们就看到了在1989年后一个时期中国的情况:虽然共产党强化了自己的领导,但它却削弱了这种领导的合法性。”很尖锐,但这是无可回避的事实,遗憾的是我们的领导人总是回避这些无可回避的事实,从而使自己的理论空洞模糊、难以服众。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它有可能代表的是执政集团和强势集团的利益。用十三大报告的话讲,就是党在执政后容易脱离人民群众。”这也是一个无可回避的事实,而且是改革的关键,我以为改革攻关就是要攻这个关,现在看起来似乎还很遥远,因为十七大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意向,更甭说具体部署了。

“这个角度,就是十三大报告特别提出而十七大报告只字不提的“实行党政分开”。”看来,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当年提出的 “党政分开”已经走到了尽头。原因其实很简单,如果不放弃党的一元化领导,什么党政分开、司法独立、多党合作都是搞不下去的,硬要搞,就只会搞出个名不副实、不伦不类,反而使自己进一步失去了政治诚信。

“但是在两个方面人民还有点意见,一是舆论控制趋紧,二是住房解决得不够好。我特别希望意识形态和舆论主管部门认真贯彻落实十七大要求,在公民表达权的落实上能有进步。”为什么舆论控制趋紧?因为不同的声音越来越大,一旦失控,防线就会守不住,所以在没有下决心真正实行多党合作的民主宪政之前是不可能放松这这种控制的,连逐步放松都绝无可能。所以人民只有在宪法之下自己去争取。当权者必然步步为营,人民也只能寸土必争、寸金必夺,毫不松懈、毫不气馁。如此艰苦奋斗、日积月累,双方博弈互动,庶几能有些许进步?

{转}我,铅笔

——讲述给里德听的我的家谱

伦 纳德·里德,秋风译

附:米尔顿·弗里德曼为本文写的导语

我是一支铅笔——最普通的木杆铅笔,只要是能读会写的男女老少都最再熟悉不过的铅笔*

写字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业余爱好;那是 我的全部工作所在。

你肯定有点奇怪,我干嘛要搞一个什么家谱。好吧,我来解释一下,嗯,首先,因为我的故事很有 趣。其次,我是一件神秘的东西——要比树 木、比日落、甚至比闪电要神秘多了。不过,很不幸,那些用我的人把我看得平淡无奇,就好象我完全是自己钻出来的,一点背景都不需要。这种目空一切的心态把 我归入大路货的档次。这实在是一个令人伤痛的错误,而如果人们一直犯这种错误,难免会出乱子。因为,博学的G. K. Chesterton曾经说过:“我们会因为缺乏好奇而毁灭,而不会因为期望奇迹而毁灭。”

我,铅笔,尽管看起来平平凡凡,但是也值得你探索和敬畏,我会证明给你看的。事实上,如果你能理解我的心——唉,这对不管什么人来说,恐怕都是过高的要求——如果你能认识到我所蕴涵的那些不可思议之处,你就会愿意努力维护人们正在不幸地丧失的自由。我 可以教给你们一些深刻的教训。而且我教给你的教训,要比汽车、飞机或者是洗碗机还要深刻——这恰恰是因为,我看起来是这么地简单。

简单?在这个地球上,没有一个人能了解我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这听起来实在有点荒唐,是不是?尤其是当我们得知,在美国,每年要生产15亿支我,就更荒唐了。

把我拿起来仔细端详一下,你看到了什么?没有多少东西——也就是些木头,漆,印制的标签,石墨,一丁点金属,还有一块橡皮。

数不清的前身

你不能把你的家族追溯到很遥远的时代, 同样,我也不大可能叫得出我的所有前身的名字,并对其作出解释。不过,我想尽可能地列出来,让你对我的背景的丰富性和复杂性好有个认识。

我的家谱得从一棵树算起,一棵生长在加利福尼亚北部和俄勒冈州的挺拔的雪松。现在,
你可以想象一下,锯子、卡车、绳子,以 及无数用于砍伐和把雪松圆木搬运到铁道旁的各种设备。再想想制造看法和运输工具的形形色色的人和数不胜数的技能:开采矿石,冶炼钢铁,再将其加工成锯子, 轴,发动机;要种植大麻,经过复杂的工序将其加工成粗壮的绳子;伐木场要有床铺,有帐篷,要做饭,要消耗各种食物。哎呀,忘了说了,在伐木工喝的每杯咖啡 背后,也有成千上万的人的劳作!

圆木被装船运输到加利福尼亚的圣莱安德罗。你能想 象得出制造平板大卡车、铁轨、火车头的那些人,和那些修筑和安装送我到那里的整个交通体系的人们吗?这无数的人,也都是我的前身。

想想圣莱安德罗的木材加工厂。雪松圆木被切割成铅笔那么长的薄板条,只有1/4英寸厚。要在烘干炉内将这些板条烘干,然而,涂上颜色,就像妇女们往脸上涂脂抹粉一个道理。人 们喜欢我看起来漂漂亮亮的,不喜欢我煞白的模样。板条上蜡,然后再烘干。制造颜料,烘干需要的热量,照明,电力,传动带,电动机,一家工厂所需要的一切设 备,等等,所有这一切需要多少技能? 工厂里的清洁工也算我的前身吗?不错,还应该包括那些向太平洋天然气与电力公司的电站大坝浇铸水泥的人!因为,正是这些发电站向工厂供 应了电力。

不要忘了那些或早或晚在薄板条穿州越县的运输过程 中——每车装60吨——出了一份力的人们。

现在,到了铅笔制造厂——这样的工厂在机械设备和厂房建筑上要投入400万美元,这一切资本,都是我的生身父母们通过省吃俭用才积累下来的。一台很复杂的机器在每根板条 上开出八条细槽,之后,再由一台机器在另外的板条上铺设笔芯,用胶水粘住,然后,放到其他的板条上面——可以说,做成了一块笔芯三明治。再由机器切割这“牢牢粘在一起的木头”三明治,我跟七位兄弟就诞生了。

我的“铅笔芯”本身——它其实根本就不含铅——就相当复杂。石墨开采自锡兰。想想那些矿工和制造他们所用的工具的人,以及那些制作用轮船运输石 墨的纸袋子的工人,还有那些装船的人,还有那些造船的人。甚至,守护沿途灯塔的人也为我的诞生出了一把力——还有港口的领航员们。

石墨要与产自密西西比河床的粘土混合,在精炼过程中,还要用到氢氧化铵。然后,要添加增湿剂,比如经过磺酸盐处理的油脂——这是用动物脂肪与硫磺酸进行化学反应制造出来的。经过一道又一道机器,这些混合物最后看起来是 在源源不断地挤出来——好象是从一台香肠 研磨机中挤出来似的——按尺寸切断,晾 干,再在华氏1850度的温度下烘 烤数个小时。为了提高其强度和顺滑性,还要用一种滚热的混合物处理铅笔芯,其中包括固体石蜡、经过氢化处理的天然脂肪和产自墨西哥的大戟石蜡。

我的雪松木杆上涂了六层漆。你知道油漆 的全部成分吗? 谁能想到蓖麻子的种植者和蓖麻油的加工者也是我 的前身的一个组成部分?他们确实都是。啊,仅仅是把油漆调制成一种美丽的黄颜色的工序,所涉及的各种各样的人们的技巧,就数不胜数了。

再看看标签。那是炭黑跟树脂加热混合而形成的一张薄膜,请问,你知道怎么制造树脂吗,你知道炭黑是什么东西吗?

我身上的那点金属——金属箍——是黄铜 的。想想那些开采锌矿石和铜矿石的人们吧,还有那些运用自己的技能,把这些自然的赐予物制作成闪闪发光的薄薄的黄铜片的人们。金属箍上的黑圈是黑镍。黑镍 是什么东西,又有什么用途?为什么在我的金属箍的中间部分没有黑镍,光这个问题,就得用上好多页纸才能回答清楚。

然后就是我那至高无上的王冠,在该行业中被人很粗俗地称之“塞子”,就是人们用来擦除用我犯下的错误的那个东西。起擦除作用的那种成分叫做“硫化油胶”。看起来像橡胶一样的东西,是由荷兰东印度群岛出产的菜籽油跟氯化硫进行化学反应制造出来的。与 一般人想象的相反,橡胶则仅仅起粘合的作用。在这儿,需要各种各样的硫化剂和催化剂。浮石产自意大利,给“塞子”上色的颜料则是硫化铬。

无人知晓

现在,还有谁对我前面提到的这种说法不 服:这个地球上没有一个人完整地知道如何制造?

事实上,有成百万参与了我的诞生过程,他 们中没有谁能比别人知道得多一点。你现在会说,我也扯得太远了,竟然把遥远的巴西的咖啡豆采摘工和其它地方的粮食种植者,也跟我的制作过程扯到一起。这也 未免太夸张了吧。不过,我仍坚持我的说法。在这成百万人中,每个人,哪怕是铅笔生产公司的总裁,所作出的贡献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丁点实际知识(know-how)。从实际知识的角度看,远在锡兰的石墨开采工与俄勒冈的伐木工之间的唯一区别,仅在于实际知 识的类型不同。不管是矿工还是伐木工,所作出的贡献都不比工厂中的化工师或油田工人——石蜡是从石油中提炼出来的——更多。

这真是令人惊异的事:油田工人或化工师家,或石 墨、粘土开采工,或者是制造轮船、火车、卡车的人,或者是操纵机器生产金属箍上的滚花的工人,或者是铅笔制造公司的总裁,所有这些人,都不是由于本人需要 我而干自己的那份工作的。很可能,他们每个人对我的需求都不如一年级小学生更殷切,事实上,在这无数的人中,有的人可能从来就没有见过铅笔,也根本不知道 怎样使用铅笔。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过我。他们的动机也许是这样的:这成百万人中的每个人都明白,他可以因此而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实际知识来换取自己需要或 短缺的物品和服务。在这些需要中,可能包括我,也可能不包括我。

无人主宰

还有一件事就更令人称奇了:并没有一个主宰者来发号施令,或强制性地指挥生产我的这无数的生产活动。一点都没有存在这种人物的迹象。相 反,我们发现,看不见的手在发挥作用。这就是我在前面提过的神秘的东西。

据说,“只有上帝能 造出一棵树”。为什么我们同意这 种说法,难道不是因为我们都明白,我们自己不可能造出一棵树来?事实上,我们甚至是否真能把一棵树说清楚?恐怕不能,我们只能描述一些表面现象。比如,我 们可以说,某种特定的分子结构表现出来就是一棵树。然而,在人类中是否真的存在一些人,有能力记录,更不要说指挥使一棵树获得生命的分子的持续变化? 这样的壮举,可实在是无法想象!

我,铅笔,是种种奇迹的复杂的结合:树,锌,铜,石墨,等等等等。然而,在这些大自然所显现的种种奇迹之外,还有一个更为非凡的奇迹: 人的种种创造精神的聚合——成百上千 万微不足道的实际知识,自然地、自发地整合到一起,从而对人的需求和欲望作出反应,在这各过程中,竟然没有任何人来主宰!只有上帝才能造树,因此我也坚 持,正是上帝,才造出了我。人是不可能指挥这成百上千万的实际知识聚集到一起造出我来的,就像他不可能把分子聚合到一起造出一棵树一样。

这就是当我在前面写下那句话时的用意所在:“如果你能认识到我所蕴涵的那些不可思议之处,你就会愿意努力维护人们正在不幸地丧失的自由”。因为,如果人们认识到,这些实际知识会自然地,是的,会自动地组织成为创造性的、有效率的形 态,从而对人的需求和要求作出反应——也就是说,不存在政府或任何强制性控制——那么,人们就掌握了自由的最本质的要素:对自由人的信心。如果没有这种信心,也就不可能有自由。

一旦政府拥有了对创造性活动的垄断权,比如投递邮件,那么,绝大多数人就会相信,邮件本来就不可能由可以自由行动的人来有效地投递。原 因如下:每个人都承认,他本人并不知道如何做跟投递邮件有关部门的一切事情,他也承认,任何个人都做不到这一点。这些想法都是正确的。没有任何个人拥有制 造一支铅笔的充分的实际知识,同样,也不会有任何个人拥有在全国投递邮件的足够的实际知识。而今,由于对自由人缺乏信心——没有意识到成百上千万人的微不足道的实际知识会为了满足这一需求而自然地、奇迹般地形成并彼此 合作——人们就只能得出大 错特错的结论:邮件只能由政府“掌管”来投递。

证据多的是

假如我,铅笔,是唯一能够对世界上的男 男女女们在可以自由尝试的情况下可以达到何种成就提供证据的东西,那么,某人些信心不足,还情有可原,但是,证据多的是,都近在眼前,唾手可得。与制造一 辆汽车或者是一台计算机、一辆联合收割机等等成千上万的东西相比,投递邮件实在是最简单不过的事。都是输送,可是,由于让人们自由地尝试,因此,他们可以 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让人的声音传送到世界任何地方;事件还在进行之中,他们就可以把图象传送进每户人家中;他们可以在四个小时内把150名乘客从西雅图送到巴尔的摩;他们把天然气从得克萨斯州送进纽约某户人家炉中,收费之低,令人 难以置信,而且还不要任何补贴;他们把四磅石油从波斯湾运到美国东海岸——差不多是绕地球半圈——所花的钱,比政府把一盎司重的信件送到街对面收的费用都要少!

我教给人们的启示就是:让一切创造性的 活力不受妨碍地发挥出来。只须按照这一经验组织社会的运转即可。社会的司法机构则应尽最大的努力清除一切妨碍这些活力发挥的障碍。允许这些创造性的实际知 识自由地流动。要相信自由的男男女女会对看不见的手作出反应。这种信念会得到证实的。我,看起来再简单不过的一支铅笔,以我奇迹般的诞生过程证明了,这是 一种实在可行的信念,就像太阳、雨雪、雪松树等等一切美好的事物一样实在而可信。

本文原题I, Pencil,刊于经济教育基金会(the Foundation for Economic Education)出版之Freeman杂 志1958年12月号上。作者Leonard E. Read (1898-1983)于1946年创立经济教育基金会,并担任主席至去世。”I, Pencil”是他最著名的文章。

——————————————————————————

Best regards
Timo Seven
blog: http://www.timoseven.com
#####请翻墙浏览,或者指定hosts到74.200.243.252#######
UNIX System Admin & MySQL D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