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台

手术台,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家球子已经下了手术台了,也正在康复期了。
虽然手术前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但是我还是很担心,毕竟只要是手术都是有风险,而且该死的医院还一定要签那个生死合同。

那天是我推着你进手术室的,同时也推进去其它的病人,大概有5个手术同时进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一会儿站着,一会儿坐着。焦急的等了没多久,居然麻醉师出来了,问我们术后用哪种麻药,汗,压根还没开始。

时间过去2个多小时了,小田子也开始着急起来了,终于主治医生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小不锈钢杯子,看到那个完整的瘤的时候我心总算落下了。我想我们家宝贝这个手术算是成功了。

接着医生把瘤送到楼下进行化验是良性还是恶性。但是一般来说这样能够完整切除的应该是良性的。当我看到其它恶性的,那真是太恐怖了,虽然不至于看了晕倒吧,可至少也反胃了。

医生又进去了,我想不就是缝缝伤口就可以出来了。可这一等又是2个多小时,我又开始紧张起来了,难道出什么意外了还。想到有些烂医生故意把纱布什么放人家肚子里还。难道这些破医生还出这样的问题?

终于护士叫上球子家属了,看到穿着病号服的球子,我立刻就推起了病床,第一天还得在加护病房呆着。我们只能在门外偷看几眼,有时候还叫叫球子的名字,发现有反应,心里就安慰好多。

为了防止意外,护士还要求病人家属第一天晚上要守在病房外面,想想我还得上班,这个艰巨的人物给了伯父。球子每次说起这个事情还老说我,艾。。。。。

一直等到下午4点多,我就走了。一次完整的守手术台的过程就这样结束了。

这应该不是我第一次守手术台。小时候我妈生我妹的时候我就等在手术室外面呢。

也想起了死在了手术台上的娜娜,虽然我从来没有真的见过你,可每次见到信就好像你就在我面前跟我说一样。

跟我们家球子也是通过书信的方式渐渐的得到了沟通。其实从书信里远比通过email,电话,短信透露更多的东西。我想当我们渐渐老去的时候我们还是会经常翻翻这些书信。在夕阳下,躺在躺椅上,喝着茶,读着你的这些信件,那是多么的美好阿。

###########################################

Best regards
Timo Seven
blog: http://www.timoseven.com
twitter: http://twitter.com/zauc
Linux System Admin & MySQL DBA

关于 Timo
XNIX SA & MYSQL DB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